掃描二維碼
關注山煤集團
微信公眾號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聚焦

山西煤礦安全監察局:發揮總工程師“關鍵人”作用 挺起煤礦技術管理的“脊梁”

來源: 黨委宣傳部 發布時間:2019/6/14 17:10:31 瀏覽:4447

 ——山西煤礦總工程師現狀分析及強化管理對策
山西煤礦安全監察局


      煤礦是高危行業,安全責任重于泰山。以總工程師為首的技術保障體系是煤礦安全生產的根基,是基礎的基礎。面對煤礦安全生產新形勢,立足“科技興安”新起點,山西煤礦安全監察局黨組書記、局長卜昌森深有感觸,他認為,“煤礦企業要搞好安全生產,必須抓住兩個關鍵人,一個是礦長,一個是總工程師”,“總工程師及其領導的工程技術隊伍的短缺、薄弱,是安全上最大的隱患、效益上最大的漏洞、發展上最大的瓶頸”。
      鑒于此,繼2018年各地陸續成功舉辦“礦長話安全”活動之后,山西煤監局將于今年6月18日在省會太原舉辦以“健全技術體系,夯實安全基礎”為主題的“總工程師話安全”首場活動,旨在為全省煤礦總工程師提供交流探討平臺,凝聚推動技術革新、加快智慧礦山建設的廣泛共識,對提升煤礦安全保障能力進行卓有成效的探索,激勵和鞭策“關鍵人”切實挺起技術管理的“脊梁”,確保煤礦安全生產。
      明晰角色定位——強化“第一責任人”的使命擔當
      總工程師作為防范重特大事故的重要責任人、技術管理團隊的核心人、技術創新的領頭人,不但要具有發現、分析和解決重大技術問題的能力與水平,同時還要肩負起領導和推動企業技術工作不斷進步的重要職責。
      總工程師是煤礦安全技術管理的第一責任人。這一角色定位,決定了總工程師首當其沖要成為一名行業內的技術專家,具有發現、分析和解決重大技術問題的能力與水平;同時,又要成為管理專家和領導者,肩負起合理組織企業技術力量、充分發揮技術隊伍群體智慧、集中企業各類資源優勢、領導和推動企業技術工作不斷進步的重要職責。
      總工程師是防范重特大事故的重要責任人。從山西近年發生的煤礦事故分析來看,瓦斯、水害、頂板仍是關鍵隱患,而總工程師又負有不可推卸的技術管理責任。
      一是“一通三防”仍是重中之重。山西現有煤與瓦斯突出礦井52座,高瓦斯礦井240座,占礦井總數的29.6%,盡管近年來瓦斯事故減少,但瓦斯災害日益嚴重的基本局面沒有改變,發生瓦斯事故的風險依然很高。總工程師作為“一通三防”的主要負責人,責任重大。
      二是水害防治形勢不容樂觀。山西現有水文地質類型復雜、極復雜礦井27座,占礦井總數的2.7%,尤其是資源整合礦井有851座,占礦井總數的86.1%。近年發生的沁和能源集團中村煤業“7·2”較大水害事故、陽泰集團宇昌煤業“10·19”井筒潰泥事故等警示我們,水害防治仍是“重頭戲”。總工程師作為防治水工作技術負責人,肩負重任。
      三是加強頂板管理任重道遠。隨著礦井開采水平的不斷延伸,礦山壓力凸顯,加之個別煤層頂板堅硬,放頂難度加大。中煤集團擔水溝“11·7”重大頂板事故的發生說明,沖擊地壓防治已成為頂板管理的一大難題,決不能把頂板事故當成一般性的“零打碎敲”事故來看待。總工程師作為頂板支護設計的“總負責”,義不容辭。
      總工程師是技術管理團隊的核心人。工程技術人員是礦井安全發展的第一資源。煤礦安全生產工作雖然重心在井下,但關鍵在于技術,而技術的關鍵在于以總工程師為核心的技術管理團隊。總工程師兼任三種角色:
      一是經驗豐富的技術權威。煤礦開采技術性很強,總工程師面對的所有問題都很具體、很實際,有的問題當下就要解決處理,既不能回避,也不能敷衍,沒有豐富的知識和經驗積累,很難當機立斷,正確決策。特別是處理煤礦事故,處理得及時、科學,可減少損失、減少傷亡;處理得不合理,可能擴大傷亡、擴大事故損失,甚至引發次生事故。
      二是事必躬親的決策高手。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安全生產領域改革發展的意見》中明確規定,“法定代表人和實際控制人同為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主要技術負責人負有安全生產技術決策和指揮權”。煤礦管理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涉及的專業較多,總工程師需具備較高的管理智慧和組織協調能力,事必躬親,協調各方,進而強管控、促生產、保安全。
      三是高效執行的專家能人。在一座煤礦特別是資源整合礦井的整個管理團隊中,總工程師分管的業務風險最高、危害性最大、擔子最重、工作強度最大,既要確保各項規劃、方案、設計、規程、措施等科學、合理、合規且具有可操作性,還要構建科學的技術管理機制,融合各方力量,提高新組建技術團隊的整體“實戰”能力。
      總工程師是技術創新的領頭人。隨著國家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能源革命,安全、集約、綠色、高效已成為煤炭生產的關鍵詞。新形勢新任務對總工程師提出了新要求,全面推進技術創新、提高安全生產保障能力迫在眉睫。
      一是技術創新的重要性由總工程師來體現。煤炭企業要實現持久安全、本質安全,總工程師必須在抓好現場安全管理的同時,高度重視技術創新,加大技術投入,營造創新氛圍;并以總工程師為首,打好技術創新“攻堅戰”,推進新技術、新工藝、新裝備、新材料在本礦區落地生根,從而以技術換管理,以技術保安全。
      二是技術創新的作用借總工程師來發揮。要把牢煤礦安全生產的技術關口,必須切實發揮好以總工程師為核心的專業工程技術人員的作用,立足于查大系統、治大隱患、防大事故,不遺余力做好技術創新成果的轉化,筑牢防范重特大事故發生的技術防線,有效杜絕重特大事故的發生。
      三是技術創新的遠景靠總工程師來謀劃。總工程師不僅要抓好瓦斯治理、水害防治等具體工作,還必須立足當前,著眼長遠,既要敢說“不能干”,還要思考“怎么干”。總工程師要順應機械化、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發展的大趨勢,瞄準“少人則安、無人則安”“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的方向,心無旁騖推動技術革命和科技創新,積極穩妥推進智能化礦井建設。
      堅持問題導向——為總工程師隊伍建設“把脈”
      通過現狀分析看差距,透過事故分析找漏洞。盡管總工程師隊伍中存在著年齡結構不夠優化、能力素質待提高等問題,但是整體受教育程度較高,專業背景大多為煤礦開采相關專業,加之豐富的管理經驗、較高的專業技術,使得山西煤礦安全生產形勢從2012年至今保持了持續穩定好轉的可喜局面。
      從上述分析不難看出,總工程師隊伍的素質如何,直接關系煤礦安全生產的水平和質量,決定煤礦能否安全、持續發展。為實事求是摸清總工程師現狀,進而有針對性地促進總工程師更好地發揮“頂梁柱”作用,近期,山西煤監局結合監察執法情況,一方面,對全省正常生產建設煤礦的總工程師現狀進行摸底調查,從年齡結構、文化程度、專業背景等方面進行詳細分析研究;另一方面,針對近年來全省發生的煤礦重特大事故情況,就總工程師履職盡責情況進行調研分析,結果喜憂參半。
      通過現狀分析看差距。
      喜的是,山西煤礦企業總工程師隊伍中,絕大多數人受過正規的煤炭專業院校教育,所學為煤礦主體專業,具備良好的專業背景;平均年齡中等偏大,具備較充沛的工作精力、較豐富的工作經驗;均從井下區隊一步步成長起來,有豐富的現場管理經驗和較高的專業技術能力。
      憂的是,總工程師無論年齡結構,還是能力素質,都存在不盡如人意之處。
      一是年齡老化,青黃不接。在調查的841名煤礦總工程師中,年齡55歲及以上的有110人,占比13%,高于平均比例的有朔州、忻州、晉中、陽泉、大同5個地區。其中,朔州轄區煤礦企業74名總工程師中,50歲以上的有63人,占比85%。他們除擔負安全技術管理工作外,還要經常下井跟班,許多總工程師深感體力精力嚴重透支,急需補充新鮮“血液”。
      二是專業水準參差不齊。國有重點煤礦和地方煤礦、本部煤礦和資源整合煤礦總工程師專業水準兩極分化現象嚴重。省屬國有重點煤礦集團和央企所屬礦井的總工程師在解決難題、發表論文、科技攻關、創新管理等方面明顯強于地方煤礦企業,大集團的本部礦井總工程師業務水平明顯高于整合煤礦。
      三是創新動力不足。從統計結果來看,僅一成多總工程師發表過安全生產技術成果或獲得過集團公司以上科技成果表彰,且多數集中在國有重點大企業,發表的成果也大多針對某一方面的具體問題,存在“有高原缺高峰”“重數量輕質量”現象;一些影響和制約企業安全發展的重大課題應由總工程師承擔和研究,卻被擱置以致成為“盲點”。如山西煤礦瓦斯和水患比較嚴重,但在科技治理方面,至今沒有形成效果顯著、值得全國推廣借鑒的模式。
      四是崗位職責定位模糊。部分煤礦未明確總工程師對礦井開拓布置、四量平衡、技術革新等內容的技術決策權和指揮權。有的總工程師兼任環保、基建、礦井證照手續辦理、村莊搬遷甚至“雙創”等工作;有的總工程師把重點放在了證照手續的辦理上,整天東跑西顛,“不務正業”。
      五是排位靠后或“無位”。總工程師在領導班子排名中普遍靠后,有的企業明確總工程師在領導班子中排“最后一位”,地方煤礦主體企業則大多尚未將總工程師列為領導班子成員。如大同地區調查的50名總工程師中,在領導班子中排前3名的僅2人,排第4名至第6名的19人,未明確排序或不在領導班子之列的20人。有的企業領導班子按面子、資歷排序,不以崗位為要,任職時間長則排名靠前。
      六是技術指導與安全生產“倒掛”。煤礦企業實際運營過程中,普遍存在輕技術、重生產的現象。先定生產任務,總工程師與其帶領的技術部門和技術人員疲于為生產“想辦法”,甚至“開綠燈”,技術指導生產說在嘴上、寫在紙上,就是落實不到行動上,技術指導和生產實際“倒掛”嚴重。煤礦企業在災害治理工作與生產發生矛盾時,往往是災害治理給生產讓路。
      七是技術工作者缺乏榮譽感。總工程師除領導班子排名靠后外,政治待遇低、話語權不夠、缺乏行政權威,處于被淡化弱化邊緣化的尷尬境地。與其他副職領導相比,總工程師付出辛苦多幾倍,待遇卻大多低于同級管理人員,導致這一重要職位成了“燙手山芋”。有的企業對總工程師的提拔僅僅反映在崗位調換上,讓其分管財務、后勤、器材便等同于重用。副總工程師頂替了這個出力不討好的角色,大多都在等待下一輪的調換。
      八是責任與權力不對等。總工程師是煤礦技術第一責任人,但是,既不管人員調配,也不管資金分配,“話語權”不足,對技術人員的任用也缺乏主動權和決定權,對隊組的管理和制約有限,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執行力下降,最終導致只能以保安全底線的最低標準來開展工作。
      透過事故分析找漏洞。
      喜的是,作為煤炭大省,進入新世紀以來,山西煤礦安全生產形勢在經歷2001年至2007年的事故持續高發、2008年至2011年的明顯好轉之后,從2012年至今持續保持了穩定好轉的可喜局面。2018年,全省共發生煤礦事故28起、死亡30人,同比分別下降3.45%、53.13%;全省煤礦百萬噸死亡率為0.032,杜絕了較大及以上事故,煤礦事故死亡人數、百萬噸死亡率、較大事故、重大事故實現了“四個大幅下降”,創出歷史最好水平。
      憂的是,從2009年以來山西煤礦發生的重特大事故調查分析來看,在技術管理上還存在較大差距和漏洞。2009年至2018年,全省煤礦發生重特大事故12起、死亡247人,其中瓦斯事故5起、死亡135人,分別占重特大事故總起數和總死亡人數的42%和55%;水害事故5起、死亡91人,分別占重特大事故總起數和總死亡人數的42%和37%;頂板事故1起、死亡10人,分別占重特大事故總起數和總死亡人數的8%和4%;CO中毒事故1起、死亡11人,分別占重特大事故總起數和總死亡人數的8%和4%。
      據對重特大事故原因統計分析,12起重大以上事故均有人為的因素,主要是技術管理不到位造成的,總工程師和以總工程師為首的技術管理團隊難辭其咎。
      一是通風系統隱患和問題嚴重。有的礦井通風系統不完善、不可靠,違規串聯通風、無風微風作業,違規啟封密閉。比如星光煤業“8·24”、介休鑫峪溝東溝煤業“12·27”事故均存在作業區域微風、無風造成瓦斯積聚,作業產生火源而導致事故;盂縣辰通煤業更是私自打開采空區密閉,在積聚有大量瓦斯的采空區內違法組織生產,造成煤電鉆電纜短路產生火花而引爆瓦斯。
      二是瓦斯防治能力不足。瓦斯仍然是煤礦安全生產的“第一殺手”。但對瓦斯防治的認識參差不齊,有的思想麻痹、心存僥幸,以致瓦斯防治工程該上的不上、鉆孔該打的不打、瓦斯該抽的不抽;有的管理松懈,瓦斯檢查制度不落實,假檢漏檢,甚至對瓦斯超限不在乎、冒險作業,最終釀成瓦斯事故。
      三是地質資料不全不實。資源整合礦井普遍存在地質勘察不詳、圖紙資料不實、開采條件不明、隱蔽致災因素不清的突出問題,老空水威脅嚴重,而且采掘過程中對斷層等地質構造超前探查不細致、不準確。如金海洋元寶灣煤業在未詳細查明井田采(古)空區情況下,沒有采取針對9號煤層的探放水措施,6103回風順槽掘進致9號煤層老空高壓水突破順槽與鉆場交會處底板,沖淹巷道,造成人員傷亡。
      四是探放水流于形式。有的煤礦對防治水工作認識不全面、不深入、不透徹,探放水制度不落實,“三專兩探一撤”措施不執行,鉆孔施工不到位,甚至是不施工,物探資料造假。如襄垣七一善福煤業公司布置12-2皮帶巷時,在已查明原興安煤礦歷史上越界開采,存在采空區積水威脅的情況下,未進行探放水,并在出現明顯透水征兆時,未及時撤出人員,采空區積水突出,沖淹巷道,造成人員死亡。
      可見,技術管理薄弱、專業技術人員短缺;總工程師在涉及重大安全問題上缺乏技術指揮權和決策權;從設計到施工,往往是不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技術措施在層層落實中最終落空等,是當前煤礦安全管理最大的漏洞和隱患。
      回應時代命題——讓“關鍵人”發揮關鍵作用
      要實現煤礦安全生產目標,既需要煤礦總工程師倒逼自己,來一場深刻的自我革命,又需要企業重視,多措并舉為總工程師助力,同時還需要煤礦監管監察部門主動作為,積極探索激發總工程師和其技術管理團隊內生動力的方式方法,為煤礦企業構建技術體系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縱觀山西煤礦安全生產形勢,“穩中有憂、憂中有險”仍是主基調。要實現煤礦安全生產目標,既需要煤礦總工程師自我加壓、直面挑戰,充分發揮其在技術管理中第一責任人的關鍵作用;也需要煤礦主體企業和煤礦企業對技術管理工作給予鼎力支持,為總工程師干事創業助力;還需要煤礦安全監管監察機構持續發力,督促煤礦總工程師履職盡責,高揚技術之帆,讓煤礦這艘航船行進得更安全、更平穩。
      倒逼自己,來一場深刻的自我革命。新形勢呼喚新擔當新作為,總工程師要主動適應新形勢新要求,自我加壓,自我發展,不斷提升綜合素養。
      一是錘煉擔當精神。要有“時不我待”的擔當意識。牢記組織重托和礦工及礦工家屬的期盼,切實增強使命感和責任感,把為煤礦保平安、為礦工謀幸福作為矢志不移的政治責任和精神追求,主動擔當作為,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要有“舍我其誰”的勇氣。在重大技術問題上,堅持深入實際調查研究,不盲從跟風,不固執己見,實事求是做出理性判斷,并提出針對性解決方案;在執行技術政策、規章制度上既要勇于堅持原則,又要敢于承擔責任。要有“責無旁貸”的擔當。要堅守底線,不碰紅線,既要善于說“行”,還要敢于說“不”,敢于碰“硬”、敢于涉“險”。要嚴把技術關,細審各類設計規程措施、評價等,保證科學、合理、有效地指導生產。
      二是錘煉管理能力。要在完善自我上“提速”。總工程師隊伍最大的優點是專業化,最大的缺點是“太專業”。總工程師要在工作中學習,以學習推動工作,不斷提升綜合素質能力的同時,注重改進工作方式方法,提升與主要領導溝通交流、與平級班子成員協調合作、與技術人員和諧共事的能力。要在事故防治上“加碼”。必須對瓦斯煤塵爆炸、內外因火災、窒息、突水、大型冒頂、運輸、機電等突發事故處理做到了然于心。同時,要組織技術骨干,破解礦井生產建設、安全管理的重點和難點問題,切實守住、把牢煤礦安全生產的技術關口,杜絕重特大事故的發生。要在科技創新上“攻堅”。要開闊視野,主動跟蹤國內外煤礦發展趨勢,及時掌握本行業新技術、新工藝、新設備、新材料的發展動態,規劃建立多元化科技投入、成果轉化應用、戰略性研究布局及科技創新體系。要在健全管理體系、完善創新機制上下功夫,優化創新環境,把工作與科研結合起來,邊做課題邊實踐,從實踐中產生課題,以課題促進實踐。
      三是錘煉堅強團隊。要織好“責任網”,建章立制到位。要突出“全”字,不斷完善規章制度和工作流程,構建嚴密的管理體系,堵塞技術管理中的漏洞,確保全礦、全員、全方位、全過程納入管理范疇,有章可循、有規可依。要打造“執行力”,執行落實到位。要突出制度的“剛”性,抓住明責、分責、兌責、追責四個環節,動真碰硬,真抓嚴管;要對目標進行細化和量化,充分激發團隊每個人的潛力;要打造團隊執行力文化,用優秀文化統一全員思想,增強團隊凝聚力。要用好“指揮棒”,激勵約束到位。將嚴管與厚愛結合,出臺鼓勵激勵、容錯糾錯、能上能下機制,營造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濃厚氛圍,使技術人員在科學的考評中釋放潛能,在合理的期許中自覺行為,在正確的導向中不斷奮進,凝心聚力推動煤礦高質量發展。
      企業重視,多措并舉為總工程師助力。煤礦企業董事長和礦長要重視加強以總工程師為首的技術管理體系建設,尊重總工程師的首創精神,支持總工程師積極而富有成效地開展工作,促進其作用發揮到位。
      一要有“位”,樹立總工程師的技術權威地位。煤礦企業要創造條件,解決好總工程師的政治待遇、晉升渠道等“后顧之憂”,使總工程師潛下心來抓技術;切實發揮總工程師首席技術專家的重要作用,樹立總工程師在礦井技術性、系統性以及災害性安全和總體安全評價上的絕對權威;著眼于查大風險、治大隱患、防大事故,筑牢預防重特大事故的技術防線。
      二要有“權”,賦予總工程師足夠的技術決策權。董事長和礦長要重視以總工程師為首的技術管理體系建設,賦予總工程師在技術人員任用等方面的“話語權”。支持總工程師突出抓好技術管理制度建設,建立健全技術管理機制,嚴格重大安全技術問題審批管理。堅持正確的用人導向,支持總工程師建立和帶出一支愛崗敬業、業務精通、素質優良的專業技術人才隊伍。
      三要有“為”,凸顯總工程師的技術引領職能。董事長和礦長要高度重視技術創新工作,加大技術項目、資金的配套支持和技術裝備的投入,圍繞礦井生產建設給總工程師壓擔子、交任務,為總工程師聚精會神開展技術創新奠定良好的輿論與制度支撐。特別要鼓勵總工程師抓住煤礦安全生產重大隱患和系統性風險,緊盯影響和制約企業安全發展的重大課題進行科研攻關、綜合施策,切實把好煤礦安全生產的技術關口,堅決杜絕重特大事故的發生。
      主動作為,為總工程師激發內生動力聚力。作為煤礦監管監察部門要主動作為,在監管監察執法中,積極探索激發總工程師和其技術管理團隊內生動力的方式方法,使其充分發揮自身優勢,為煤礦企業構建強有力的技術支撐體系。
      一是搭建一個平臺,即搭建學習交流平臺。通過加大安全培訓力度,不斷為總工程師“壯骨補鈣”,進一步提升總工程師擔當重任的能力和水平;強化法治理念教育,為總工程師“撐腰打氣”,依法依規組織生產,按技術標準要求作業,敢于抵制違法違規行為;組織開展“總工程師話安全”、專家講座等活動,使總工程師有機會、有平臺相互切磋,提高技術管理水平;在監管監察執法過程中,采用“服務為先,專家會診”的方式,邀請有經驗的工程技術人員一起參加檢查,靶向發力,現場教授,有效促進轄區煤礦安全生產保障水平提升。
      二是把握一個重點,即總工程師作用發揮這個重點。在監察執法的過程中,經常提醒和督促煤礦企業提升總工程師的地位,真正落實總工程師的技術決策權及行政“二把手”的權力;進一步細化、厘清總工程師分管的職責,做好法律法規有關規定的有序銜接,落實好總工程師安全生產技術決策和指揮的責任;進一步鼓勵總工程師及其技術團隊加大自主創新力度,運用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新設備,提高煤礦安全生產水平。
      三是完善一套機制,即對總工程師的考核評價機制。針對目前煤礦普遍存在的工程技術人員水平參差不齊的狀況,加大對總工程師的考核考評力度,對不稱職人員及時提出調整崗位建議,“倒逼”濫竽充數者退出總工程師崗位,并鼓勵煤礦企業選拔年輕、優秀的人才充實到總工程師隊伍中來。同時,加大責任追究力度,對履行總工程師職責不到位的,對所涉及的重大隱患排查治理不到位的,一律從嚴從重查處,倒查問責總工程師及工程技術人員。(來源:《中國應急管理報》山西煤礦安全監察局)

Copyright ? www.mnwqkz.live
晉ICP備14004849號
掃一掃加關注
篮彩让分胜负预测